《自题金山画像》小记

自题金山画像
苏轼
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。
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

  他题这首诗的时候,不知道会是悲戚的,还是无奈的。
  从眉山和父亲、弟弟出发时对未来的无限憧憬,在汴梁考场金榜题名时的意气风发,到文坛领袖的赏识,再到仕途前辈的提携,自己也奋力的展现自己的抱负理想,没想到随转直下的,是官场政敌的恶意诋毁,随之而来的是贬嘀出京,新党政敌倒台被召还朝,引不满旧党的腐败现象,进行抨击,至此苏轼是既不能容于新党,又不能见谅于旧党,再贬岭南,而后一贬再贬,颠沛流离在外大半生。
  直到又看到这幅画,题了这首诗,回顾了自己的前半生。虽然诗文名遍天下,却始终没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,但他应该还是乐观的,只因他是苏东坡,独一无二的苏东坡。